傅少的冷情娇妻(沈湘傅少钦)小说全文免费阅读

发布日期:2021-08-06 15:20    点击次数:112

描述: 她是寄人篱下穷困潦倒的女人,被迫替人顶罪,被迫与人交易并且怀了身孕。 他是云城财权滔天的枭少,认定了她是污点重重狡诈贪婪的恶之花。 她捂不热他,所以从他身边消失。 怒火滔天的他掘地三尺把她生擒回来。全城人都知道他会把她碎尸万段。 她绝望的问他:“我净身出户,你为什么还不放过我?” 他无比霸道的说:“偷了我的心又偷生我的孩子,还想逃的一干二净吗?”

第1章

黄昏前,沈湘走出了监狱的大门。

她是被临时保释出狱的,假期只有一天。

手里捏着地址,在监狱门口乘车,天快黑时她到达位于半山腰的一处老旧的别墅内。

看门人带着沈湘往内室走。

内室漆黑一片,进门能闻到一股浓郁血腥味,还没等沈湘适应屋子里的黑暗,一双劲霸的手臂便把她掠入怀中了。

随之,炙热的气息袭击着她:“你就是他们给我找来让我死前享用一番的小……姐?”

小……姐?

沈湘的眼泪夺眶而出。

继儿突然吓的声音都颤抖了:“你……快死了吗?”

“嗯!后悔做我这单生意吗?”男人幽幽冷笑。

“不后悔。”沈湘凄然说道。

她没有后悔的余地。

因为母亲还等着她去救命呢。

室内漆黑,她看不见男人的长相,只知道男人根本不像快要死了的人,两个三小时,男人终于睡了过去。

是死了吗?

沈湘顾不上害怕,连滚带爬的逃离别墅。

夜空中下着浓密冷雨,她一路冒雨奔去‘林宅’。

时值深夜十一点,林宅大门紧闭,但沈湘能听到宅内的欢闹声,好像有什么值得庆祝的活动。

“开门!快开门,快给我钱,我要去救我妈……开门!开门!”

大门依然紧闭。

风雨交加中等公交,使得沈湘昏昏沉沉站立不稳,可她必须打起精神把大门拍的震天响:“开门!开门啊!快给我钱,我要去救我妈妈……”

“咣当!”大门被推开,沈湘绝望的眼神闪起一丝亮光。

门内的人透着鄙夷厌恶的目光打量沈湘。

沈湘知道,自己现在的样子比乞丐不如。

她顾不得自己的形象,只扑到开门人面前,眼神里充满乞求:“你们让我做的事情我已经完成了,快把钱给我,我妈的命等不及,求求……”

“你妈已经死了,所以你不需要钱了。”开门人将一个黑色相框扔在雨中,便无情的关闭大门。

“什么?”沈湘惊愕在雨中。

许久后,她发出一声刺耳的哭喊:“妈……”

“妈……我来晚了是吗?我错过了救您的时间?我妈妈死了……我妈妈死了……”沈湘抱着母亲的遗像,蜷缩在雨中喃喃自语。

后来她爬起来疯了一般叩击大门:“骗子!我答应你们的事情我完成了,你们却没有救活我妈妈,把我妈妈还给我!骗子!你们全家不得好死……骗子,骗子!骗子!我诅咒你们全家不得好死……”

沈湘哭晕在‘林宅’大门外。

再醒来已经是三天之后了,她被重新送进了监狱。

昏迷时她发烧不退被送进病区,三天后烧退,才又把她送到原来的监区。

几名女犯围了上来。

“我还以为被保释出去从此自由了呢,这才三天又被送回来了?”

“听说被借出去被人玩了一整夜?”

彪悍的大姐头扯着沈湘的头发笑的阴毒极了:“这个女人怎么这么好命!看我今天不把你打死!”

沈湘连眼皮也没抬一下。

打死她吧,打死她正好跟母亲团聚。

一群女人正要扒她衣服,门口一道严厉的声音:“干什么!”

大姐头立即赔笑:“沈湘病了,我们关心她呢。”

管教也不答话,只喊沈湘的编号:“036,出来!”

沈湘走出来,木木的问:“我又犯错了?”

“你被无罪释放了。”管教面无表情的说。

“什么?”沈湘以为自己幻觉了,直到她走出监狱大门,才意识到这是真的。

她欣喜的流泪呢喃:“妈!我没能救回您的命您能原谅我吗,我现在去看您,您埋在哪里了……”

“是沈小姐吗?”一道男声冷冷的问。

沈湘的眼前站了个西装革履的男人,男人身后停了一部黑色轿车,轿车内隐约能看到一位带着黑色墨镜的男人正在注视她。

她点头:“我是,你……”

男人不答话,只转身恭敬的对车内的墨镜男人说:“四少爷,是她。”

“让她上来!”墨镜男命令道。

沈湘懵怔中便被推进车里,和墨镜男并排而坐,她立即感受到来自墨镜男身上的冷戾杀气。

沈湘觉得自己的命就捏在他手里了。

“我叫傅少钦。”男人冰冷的自我介绍。

沈湘不由得打了个哆嗦,幽幽问道:“我其实不是被释放了……而是要被处死刑了是吗?”

“带你去领结婚证!”傅少钦嫌弃的不愿意多看她一眼。

沈湘忽而觉得他的声音有些耳熟,和那天夜里那个死去的男人的声音很像。

但,那个男人已经死了。

“你说什么?”她以为自己听错了。

第2章

傅少钦并不看沈湘:“你听到了。”

沈湘摆弄着自己脏乎乎的衣角,声音很轻:“先生,这玩笑一点都不好笑。”

傅少钦冷笑一声,并厉声问道:“和我结婚难道不是你一直的企图吗?”

傅少钦凌厉的目光像刀子般划过沈湘清瘦的面庞,与她四目相对,沈湘吓得一哆嗦将头转过去,傅少钦却狠狠捏住她下巴将强迫她看着自己。

沈湘这才发现,男人墨镜下的线条凛冽修挺,好看到绝对是老天爷偏爱的那种,那下巴上的青黑胡茬透着他无与伦比的雄性气息。

他的西装做工考究,一看就是奢侈品。

沈湘看得出这个男人身份很尊贵。

反观自己,陈旧发霉的衣服,蓬头垢面脏臭不堪,几天没洗澡了。

他们俩去领结婚证?

沈湘垂下眼来,幽幽的说道:“先生是不是觉得我在监狱里蹲了两年没见过男人了,所以随便看到一个从没见过的歪瓜裂枣就要生扑吗?”

傅少钦禁不住多她一眼。

年龄不大,却牙尖嘴利,又分外冷静,对她的厌弃不免又多了一重:“你是故意用这样激怒我的方式引起我对你的兴趣吗?”

说完,不等沈湘回答便命令司机:“去民政局!”

“放我下来!我根本不认识你!”沈湘恐惧的想要开门下车。

傅少钦反手将她掣肘在座椅上,阴鸷的目光盯着她,声音无比森冷:“女人!你给我听着,你想死,我现在就送你上路!”

沈湘吓的眼泪在眼圈里打转,声音瑟瑟的:“我......不想死。”

“去民政局!”男人又是一声令下。

“四少爷,我们就这样去民政局?”副驾上助手问道。

傅少钦:“?”

助手看了一眼沈湘,直言道:“少夫人她,衣服破旧,一身脏污......”

“回傅宅!”男人又是一声令下。

“是,四爷!”司机发动引擎。

一个半小时后,车停。

沈湘下车才看到这处位于半山的豪门宅院‘傅宅’。

和三天前她见到的另一处半山别墅相比,有着天壤之别。

这里像帝宫。

三天前的那处宅院,像破败不堪的囚笼。

那个夺走她童贞的男人,应该是个死囚吧?

神思恍惚中,手腕已经被傅少钦攥住。

她比他矮了一个多头,他步子迈的又大,被他牵着一路小跑的样子,很像他捡来的一条流浪狗。

宅院内的佣人见了男人便鞠身问候:“四少爷,您回来了。”

男人牵着沈湘绕过正房来到后院一排低矮平房前,将沈湘丢给几名女佣:“找身干净衣服给她,让她洗个澡!”

“是,四爷。”几名女佣一边答,一边把沈湘带进浴室。

必须得从这里逃出去。

她不能一出狱,就落入这样一个恨不能杀死她却还要和她领结婚证的男人手中。

沈湘沉浸在自己思虑中,并没有感觉到几名女佣已经把她的衣服解开了大半。

女佣们集体唏嘘起来。

“脖子上的淤青好像是吻痕?”

回过神来的沈湘慌乱的咬唇道:“我不习惯别人给我洗澡,请你们出去,我自己洗。”

一名女佣问她:“你是四少爷捡来的......”

沈湘抢过来答道:“女佣。”

“那你自己洗吧!”女佣们爱答不理的转身就走。

都走出来了,其中一名女佣还在阴阳怪气的冷哼:“还以为是四少爷的人呢,原来只是个女佣,一看就是个不检点的货色,哪配让我们给她洗澡。”

抬眸看到傅少钦就立在浴室门外,女佣吓得立即闭嘴。

浴室里的沈湘在镜子前红着脸看着自己。

她最宝贵的第一次,她从未见过的她的第一个男人,此生她再也见不到他长什么样子了。

闭上眼,泪水顺着脸颊滑到脖颈处。

“你果然是个肮脏不堪的女人!”一道狠厉的男声赫然说道。

沈湘慌乱的张开眼眸。

傅少钦正嫌恶的打量着她的脖颈。

沈湘慌乱的拿起衣服裹住自己,羞愤的眼泪掉落下来:“我刚出狱就被你劫持了,我不认识你,我再肮脏也和你没关系吧?请你出去!”

傅少钦厌弃的目光落在沈湘的表情上,倒是看不出来她演戏的成分。

这女人,真是个行骗高手。

“洗完澡跟我去领结婚证,三个月之后我自然会跟你离婚,然后分你一笔钱,到时候你想多赖在我身边一秒钟,都绝无可能!”语毕,他关门离开。

院子里,因为傅少钦在,佣人都不敢大喘气。

这位,新上任的傅家掌权人有多狠辣和霸道,四天前这里的每一个佣人都见识过了的。

傅少钦是傅家长房第四子,他和三位哥哥并不是一母所生,而是父亲和小三所生的儿子,傅家虽然是传承百年的贵奢望族,可傅少钦这样的庶子却没有资格承袭傅家半分财产。

就连傅家的旁支,都比他有优先继承权。

十几岁时,他被流放到国外不准回来,终究有一天靠着自己打拼回国了,母亲却被陷害入狱了。

从那时开始,傅少钦便步步为营,暗度陈仓,终于在三天前,以诈死为迷惑点绝地反击,成功掌控整个傅氏家族,并把对手赶尽杀绝。

现在的傅家,是他傅少钦说了算。

回忆往昔,傅少钦满腹幽冷。

母亲并不是自愿当小三的,是父亲的嫡妻为了留住丈夫而施了手腕,利用母亲留住了父亲。

等母亲知道父亲已有妻室时,已经怀孕九个月了。

为了给傅少钦一个完整的家,母亲受尽白眼,人到中年又被陷害入狱,好不容易傅少钦掌控了整个傅氏家族将母亲从狱中接出来,母亲却只有三个月生命了。

母亲只有一个心愿,让他娶狱友沈湘为妻。

眼看着母亲将不久于人世,傅少钦只能先顺遂了母亲的心愿。

在决定捞沈湘出狱前一夜,他对沈湘做了一番调查。

发现,这女人在狱中接近母亲根本就是动机不纯。

“不好了四少爷。”佣人的惊叫打乱了傅少钦的思绪。

傅少钦目光一凛:“慌张什么!”

“那个女人......跳窗跑了。”佣人胆战心惊的说道。

第3章

“什么?”傅少钦眉头骤然蹙起,继而迅速进来。

浴室里已经没人了,只墙上留有一行血字:傅先生,我们的身份虽然有着天壤之别,可我并不想和你结婚,不再见!

这行血字工整锋利,透着一种抵死不屈的脾性。

傅少钦看愣了。

难道对她的调查出了错?

几秒后他一声令下:“到后山去找!”

他不能让母亲临死留下遗憾。

后山各种荆棘藤蔓划破了沈湘的衣服,却也能让她抓着藤蔓顺下去而不被摔死。她在一处茂密藤蔓下躲过了搜索她的傅家人。

挨到天黑,沈湘绕道爬到山那边去。

翌日清晨,她又去了‘林宅’。

林志江和许瑛夫妇看到沈湘时惊讶又惊慌。

“你,你怎么越狱了?”许瑛心虚的问道。

沈湘讥诮的说道:“林太太,我是刑满释放。”

“那你也不应该跑到我们家来,一身的脏臭,熏死人了!快滚!”许瑛强硬的驱赶沈湘。

沈湘懒得看许瑛一眼,只看林志江问道:“林叔,当年我是怎么入狱的你们家应该最清楚吧?四天前,你去探监告诉我只要我按照你给我的地址去陪一个男人一夜,你就会给我一笔钱救我妈的命,那个男人我陪了,可我妈却死了。”

林志江心虚的叱道:“人各有命!我是好心想救你妈,可你妈死的太快!这能怪我吗?”

沈湘怒瞪林志江。

指甲都掐进肉里了,才强自忍住没有冲上去咬死林志江。此时她还没有能力查明母亲的死因是不是跟林家有关,她必须忍。

她咬紧牙关,幽淡的问道:“我妈埋在哪儿了?”

林志江语气含混躲闪:“当然是埋在你们老家土疙瘩坟地里了!我供你吃穿用度供你读书八年也就算了,难不成你还要我给你妈买块风水宝地不成?喂不熟的狼,给我滚!”

林关门时,林志江甩出一千块钱:“这是那晚你的服务费!”

提起那晚,沈湘就心如刀割。

她扬起下巴凄然又孤傲的道:“就算是付钱,也应该是那个男人付钱给我吧?既然他死了那就不用了!再说了,我不是卖的!我之所以答应你,一是为了救我妈,二是报答你对我八年的养育之恩,从此之后我们两清!”

八年的时间让她活在林家人的施舍下已经够了!

以后,她不会在回林家。

若再回来,一定是来为母亲报仇的!

看着一身破破烂烂的沈湘决然离开,林志江的心口突然闷痛。

许瑛立即怒骂道:“怎么,你心疼她和她那个妈了?林志江,你别忘了是她克死我女儿!她们俩同一天出生,凭什么她活了,我女儿却一生下来就没命了?”

林志江说道:“我......我也不是心疼她,主要她现在牢里出来了,要是她知道她那晚陪睡的男人不仅没死,还一夜之间成了傅氏最高掌权人,我们可有大麻烦了!”

许瑛冷笑道:“她连陪的谁都不知道,怕什么!现在当务之急是让傅四少娶了我们宝贝女儿,一旦汐月怀了傅四少的孩子,谁也不能拿我们怎么样了。”

林志江叹道:“傅家老爷子门第观念很深,我怕他嫌弃汐月是我们抱养的女儿。”

“嫌弃?”许瑛带着一丝猖狂的笑:“傅四少也是私生子,曾经连继承权都没有的男人,还不是一夜之间掌握了整个服饰集团?”

“只要傅四少认定了那晚舍了自己清白救他性命的女孩是汐月,谁也阻挡不了他们结婚。志江,你就等着我们的宝贝女儿成为南城第一豪门阔太吧。”

林志江高兴的点头。

心口的那一抹对沈湘的心疼,也荡然无存了。

此时的沈湘步行走出了一二百米远,正要转入马路上,一辆大红色的拉轰跑车挡住了她。

林汐月踩着高跟鞋从车上下来,傲慢的来到沈湘面前:“呦,这不是在我家乞讨了八年的穷酸女沈湘吗?你这是被多少男人用过之后没洗澡了?臭的能熏死人,又跑来我家乞讨来了?你都已经开始卖了,干嘛还死皮癞脸的......”

“啪!”沈湘抬起手腕,打在了林汐月脸上。

林汐月脸上顿时鼓了五个脏兮兮的手指印。

摸了摸脸,闻一下还有些臭。

她一脸怒容的吼道:“你......你敢打我?”

沈湘的语气寡淡又不耐:“现在好了,你和我一样又脏又臭。”

说完便转身走了。

她的清冷震惊了林汐月,林汐月愣是没敢追上来和沈湘开撕。

沈湘来到南城最脏乱差的地方,租了个床铺暂时容身。

她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有,想要在南城找份工作慢慢攒钱,却因为她刚出狱没有用工单位愿意要她,沈湘只好办了个假证件,身份证化名阮晚。

几天后,她以阮晚这个名字在一家高档餐厅成功应聘为服务员,工资很少,沈湘却很满足了。

由于她认真勤快,人也温婉甜美,三个星期后经理便把她升格为VIP包厢专用服务员。

“阮晚,包厢里和大堂不一样,都是贵宾,你要注意不能有什么差错。”经理喊着沈湘的假名,细心的交代她。

沈湘点头道:“知道了。”

一个星期下来,工作比较顺。

闲暇时,几个服务员跟沈湘搭讪。

“阮晚你真幸运,这么短时间就升为包厢服务员了。不过以你一米七几的身高,小脸,大长腿,别说升职包厢服务员了,你当个空姐,模特或者混娱乐圈应该都是没问题。”

沈湘抿了抿唇,低头走了。

几个同事热脸贴了冷屁股,等沈湘走过去,在她身后嘀咕着。“一个包厢服务员而已,这么拽!”

“长得漂亮了不起吗!”

“我没觉得她长得多漂亮,顶多就是个小清新,不过性格是真的高冷,又没文化又没学历的,却还自恃清高!”

“她不是清高,她就是话少,人很实在,不信你们瞧......”

一个同事突然喊住沈湘:“阮晚,我有点拉肚子,你帮我进去送个菜好不好?”

沈湘点点头:“没问题。”

“我的包厢在三楼白金贵宾房,谢谢你啊。”同事说完就溜了。

沈湘也在其它几个同事的目瞪口呆中,上了三楼,从传菜员手中接过盘子,推门进去。

她低着头只顾布菜,手腕突然被人攥住,沈湘猛一哆嗦,抬腕看向攥她的客人,顿时愣了。

一张自带迫人睥睨气势的冷峻脸庞就在她眼前。

“你怎么知道我常来这里用餐?”傅少钦狠狠攥住她的手腕,眼神里透着一股冰寒的杀气。

阅读全文地址





Powered by 青柠直播免费版-幸福宝8008app隐藏入口-蜜柚app下载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